【旧莫剑】吾之子

西皮是旧莫X旧剑,父子向,看清配对再进哦!


(五)

少女莫德雷德最终还是没有去,一路上虽然少了她的聒噪(莫德雷德觉得她很吵),但不免也有些无聊。莫德雷德一路上都一边杀敌一边打着哈欠,真是弱,不知道这种地方怎么会成为特异点的。

杀敌虽然无聊,但另一件事却引起了莫德雷德的注意。当他看到穿着一身黄金盔甲的英雄王替他身边那个绿头发的人挡下飞来的箭矢时,莫德雷德颇有兴趣地挑了挑眉。

他还以为任何人在吉尔伽美什眼里都低如草芥呢。

“诶,有趣……”

他小声地说了句,就听到那边那个绿头发的人说

“吉尔,我没有那么弱的。”

英雄王哼了声

“让这些杂种近身本王都嫌恶心。”

恶心啊……分明就是想保护旁边那个人嘛。莫德雷德对于英雄王这种口是心非的举动很是不屑,他又转头看了看自己那个还在战斗的父王。

亚瑟的脸上沾上了敌人的血迹,莫德雷德忍不住伸出手帮他擦掉了溅到的血。亚瑟敏感地往后缩了下,说实话,现在莫德雷德任何的触碰都会让他觉得紧张。

莫德雷德噗嗤笑了出来

“你在紧张什么啊,父王。”

亚瑟尴尬地撇过了头,不过莫德雷德也不在意,他就当没看到亚瑟的反应,他站到亚瑟背后,按着他的肩膀把他的身体转向吉尔伽美什他们那边。

“父王,你知道那个绿头发的人是谁吗?”

亚瑟刚才还绷紧的脸稍微放松了些。

“啊,那个是英雄王的挚友。”

“挚友?”

莫德雷德的声音有些奇怪地上挑,亚瑟皱着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问题吗?”

话音刚落,身后的莫德雷德却像树袋熊一样忽然抱紧了他。

“父王也有看错的时候啊。”

亚瑟还是一脸的不明所以,这时候,莫德雷德的嘴唇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对他说

“他们两个的关系跟我们两个是一样的哦,才不是单纯的朋友呢。”

喷在耳边的气息让亚瑟忍不住缩了缩,他下意识地想要挣开,然而莫德雷德突然的一声“小心”却让他瞬间僵住了。

伴随着莫德雷德的闷哼,血腥味立刻飘散在了空气中。

亚瑟这才反应过来有人偷袭,他转身把受伤的莫德雷德护在身后,一剑将偷袭他们的敌人斩落。

确认周围再没有敌人后,他才终于可以查看莫德雷德的伤势,敌人的一刀砍在了莫德雷德的胸口,而且刀上附了魔法,这样一来,即使身为英灵,莫德雷德的伤势也没那么容易恢复。

他的胸口沾满了触目惊心的大片血迹,强大如莫德雷德也有些撑不住地半跪下来。亚瑟担忧地扔下剑扶住了摇摇晃晃的莫德雷德。

“没事吧?”

莫德雷德摇了摇头。

“我需要休息一下。”

附在刀上的魔法很强,附魔的人不单单想是让他恢复不了,那个人想一击毙命,不过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应该是父王才是,但自己却阴差阳错地替他挡了一刀。

想到这里,莫德雷德不由苦笑,原来在他身处危险的时候,自己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想要保护他啊……

明明,这个男人是死在自己剑下的,真是讽刺呢……

因为莫德雷德的伤势,一行人不得不暂时找个地方歇息。

这个特异点似乎永远在下雨,而且更加诡异的是,这个地方就像死城一样毫无生气。

不过眼下已经没时间考虑这些了,他们在路边随便找了一个木屋,扶着莫德雷德进去了。

御主坐下来后把眼下的进展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迦勒底的人,吉尔伽美什则自顾自地去洗澡了。

莫德雷德的胸口痛的要命,但他还是强撑着一直走到了这里。亚瑟看到他痛苦的模样,心里无比复杂,他救了自己,自己应该感谢他,但卡姆兰一战,他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

亚瑟纠结的表情落在了莫德雷德眼里。他捂着胸口,轻笑了两声。

“父王想要感谢我,很简单啊。”

亚瑟疑惑地抬起头,下一秒,莫德雷德温暖的嘴唇就贴了上来。

“就当做是谢礼了。”

说完,他还俏皮地冲亚瑟眨了眨眼睛,就像一只偷腥的猫一样,就像他小时候常做的那样。


评论 ( 3 )
热度 ( 59 )

© 社会你基哥 | Powered by LOFTER